央行数字货币的经济意义浅析

2017-02-24 10:31:26

2014年到今年年初,中国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RMBCoin)研究从理论走到了系统实践。有消息称:今年央行将推出数字货币的DEMO版,由此可知,发行数字货币可能是年内央行重点工作之一。这张表显示了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发展进程的重要节点。

序号

时间

事件概述

1

2014年

央行成立发行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

2

2015年

央行形成数字货币系列研究报告,就发行数字货币原型方案完成两轮修订

3

2016年1月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明确了央行探索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意义和战略目标,这也是全球中央银行就法定数字货币的首次公开发声

4

2016年初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财新周刊》专访时曾透露,人民银行深入研究了数字货币涉及的其他相关技术,比如区块链技术、移动支付、可信可控云计算、密码算法、安全芯片等;他还表示,未来实体货币和数字货币有可能会长期共存。

5

2016年7月

央行启动了基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原型研发工作,借助数字票据交易平台验证区块链技术,数字货币研究所主要牵头负责底层区块链平台以及数字货币系统票交所分节点的研发任务

6

2016年11月

央行官网发布央行直属单位2017年度人员招聘岗位信息,招募数字货币专业人士

7

2017年初

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在该平台试运行,包括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网络银行在内的多家商业银行均参与了该平台的测试运行工作

8

2016年底至2017年初

《中国金融》密集发表了近20篇来自央行各部门的文章,从监管、法律、发行、技术等多个领域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了研讨

表一 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关键里程碑

这些消息都在证明:央行数字货币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演练、部署、总结过程中。有消息称:未来2-3年内,中国央行将成为全球第一批发行数字货币的央行。本文主要从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运行的影响展开阐述,其对商业银行业务和技术平台的影响将另文介绍。需要说明的是:区块链技术只是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选择之一,所以本文也不涉及区块链技术及其应用。

在既往报告中,央行相关人士对央行数字货币的作用提出了如下几点:1、降低传统纸币制造和流通成本;2、强化央行反欺诈、反洗钱、反假币等职能;3、固化单位和个人税基;4、加强货币总量与货币流向的控制力;5、打造全新的支付体系,助力普惠金融;6、建设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从这六点定位不难看出,央行对数字货币的考虑更多是以强化监管、便利支付、降低成本作为出发点。

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货币形态,央行显然同样也有着经济意义上的考虑:

(1)数字货币是央行调整货币供给总量的重要工具

央行数字货币的定位,是数字货币是否影响货币总量的一项重要因素。

如果将央行数字货币仅仅定位为电子现金,那么它对货币总量的影响不大。这时,央行数字货币仅仅是纸币的电子化,其铸造、流通、使用环节与纸币完全相同。在“央行---商业银行”二元发行体制不改变的前提下,央行数字货币是更丰富和更便捷的支付工具,仅此而已。

如果将央行数字货币定位为一种新的货币,和银行存款具有同等地位的话,央行数字货币将对社会货币总量产生较大影响。正如英格兰银行副行长本?布劳德本特在其题为“中央银行与数字货币”的演讲中所提到的,如果央行负债表扩大至企业和家庭,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账户与银行存款账户越相似,所产生的银行存款流失的问题就会变得越严重。这可能引发更多的货币需求,从而直接影响货币政策的制定依据和社会货币总量。

央行数字货币对货币总量的影响还取决于数字货币与现金的兑换比例。如果兑换比例为1:1,数字货币就仅仅是电子化现金,那么显然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不会影响到货币供给总量;如果兑换比例为1:N,央行数字货币实际成为控制货币供给总量、进而控制通胀的工具之一;如果央行可以适时调整兑换比例,则随着数字货币推广范围的不断扩大,央行数字货币将成为抑制通胀和传导货币价格的重要工具。

(2)央行数字货币大幅提升货币价格工具的调节作用

按照目前央行的解读,数据货币仍将遵守目前使用的二元发行机制。

图一 央行数字货币发行机制

推行央行数字货币前,央行和商业银行一起对市场货币价格施加影响。推行央行数字货币后,央行作为最终结算单位的地位大为强化,实际成为货币市场中所有交易者的唯一对手盘。货币的定价流程大幅缩短,货币的定价机制更加透明,货币的定价标准更加清晰,从而大幅提升货币价格的准确性、及时性和有效性。

数字货币的一项显著特征是可追溯性。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后,跟踪货币流向、描述数字货币流向图第一次成为可能,这不仅帮助央行掌握货币流向、控制货币流通节点提供强有力的帮助,更能让央行随时跟进货币价格的传导过程,完善价格传导机制,进而加强货币价格杠杆对社会经济总量的影响。

(3)支付体系,尤其是支付通道的末端企业将受到很大冲击

不论央行最终怎样定位数字货币的地位、是否采用区块链等分布式技术,央行数字货币都将深刻影响货币的支付体系。

图二 央行数字货币的“两库三中心”架构

从上图可以看出,央行数字货币将重构支付通道。在支付通道的末端,央行数字货币将对商业银行的银行卡业务和金融市场中第三方支付产业产生直接影响。如果最终采用区块链技术作为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落地平台,那么数字货币还将直接影响银行内大额支付类相关IT系统。

(4)央行数字货币使存款保险制度受到挑战,并可能影响现行的存款备付金制度

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单位是央行,是国家背书,没有兑付风险,所以没有存款保险的需求,存款保险制度必将随之调整。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前,银行破产时的承兑风险部分由央行承担,央行保证每家银行、每名客户名下账户余额在50万存款内的存款不受损失。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后,数字货币的承兑单位是中央银行,可能考虑实现数字货币余额足额兑付。

央行数字货币还可能影响到现有的存款备付金制度,这取决于央行对数据货币的定位和兑换比例。如果央行数字货币的定位是一种新的货币,由于数字货币的承兑单位为中央银行,发行、流通、监管、保障、回笼全部由中央银行承担和管理,商业银行仅仅是货币流通的一个节点,所以是否还需要商业银行缴纳数字货币部分的存款备付金,需要深入研讨。这尤其对央行货币供给总量和社会货币乘数有重大影响。

(5)央行率先发行数字货币是争取国际数字货币的定价权的必备条件,也是特里芬难题的解决手段之一

1960年,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在其《黄金与美元危机——自由兑换的未来》一书中提出“由于美元与黄金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虽然取得了国际核心货币的地位,但是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这样就会导致流出美国的货币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来说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因此是一个悖论。”这一内在矛盾称为“特里芬难题(Triffin Dilemma)”。特里芬难题适用于所有国家,它是货币国际化后必然遇到的棘手问题。中国正处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也同样会面临特里芬难题。

央行数字货币解决特里芬难题的方法,与IMF的SDR提款权设计完全一致:通过推行一种国际化货币解决国际贸易中的特里芬难题。显而易见,哪家央行能够最先成为全球化数字货币标准的制定者和参与者,哪个国家就将在国际贸易中获得最有利的位置。如果中国央行在全球首先发行数字货币,并参与甚至领导全球数字货币标准的建设过程,必然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确立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领先地位。

(6)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将重构国内信用基础体系

国内信用风险的重要成因之一是借贷双方的资产信息不对称,贷款人无法实时跟踪借款人持有的资产价值变更信息,进而无法保证贷款人的资金安全。比如,借款人在多家金融机构的存款总额、借款人没有存放在金融机构的现金总额、借款人的外债总额等信息,如果借款人不告知贷款人,贷款人无从查起,且目前央行也没有合适的工具来掌握借款人的负债信息。如果借款人的负债信息能够像央行征信报告一样公开透明,且让贷款人能够随时可跟踪可查询,那么发生信用风险的概率会大大降低。

数字货币天然保有详细的流通痕迹,央行数字货币当然也是央行跟踪辖内所有交易信息的最佳途径。如果它和央行征信报告一起,组成权威性的借款人信用报告,将大大缓解信用风险,甚至可能会重构全社会的信用基础体系,其价值不可预估。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风控。